发新话题
打印

[剧情] 人物隨想:瑞茜與仁華

人物隨想:瑞茜與仁華

尹瑞茜是個讓人既心疼又不得不讓人替她著急的女子,執著得令人覺得她好傻。明知君實哥愛著別人仍固執地苦等他十多年,天真地以為只要自己默默守護在他身旁,總有一天那深情的雙眸便會轉向她。我相信她真的很愛李君實而且愛得入骨,但很不幸地,她愛錯了對象,愛上了一個不值得她愛的男人。在缺乏安全感的驅策下,當人愈渴望與人親密,往往愈會對對方操控,因為害怕失去。害怕失去君實哥對瑞茜來說,就像是緊箍咒,只要有一點點失去的訊息出現,操控行為便自動地出現。當李君實為那女學生提出離婚時,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說什麼,就反射性似地說自己已經懷孕,只因在潛意識裡,她無法忍受失去和污辱,另外還有不甘十多年的等待。

雖然她是個富家女,卻沒有富家女慣有的驕氣,她父親是美術學院院長,而她自己也畢業於藝術大學且靠己之力成為建築系的教授,從小的家庭教養,使得她的性格裡含有優雅且溫和的特質,謹慎、不浮誇、細膩,而且充滿知性,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應該會感到舒服溫暖吧。然她唯一的罩門便在李君實,為了執著這虛幻的初戀,正確說是單戀,建構了她自以為幸福的藍圖,以為只要跟君實哥結婚了,她就會幸福;以為只要他們有小孩了,君實哥便會愛屋及烏地愛她。而這一切不過是她一廂情願的幻想。愛情不是附贈品,如果一開始沒有,那麼結婚後也不會有。如果沒有黃恆俊的出現,瑞茜會永遠身陷在她自己所造的泥淖裡而無法自拔。是恆俊點出了瑞茜因盲目信從心中想望而無法正視的盲點,也是他讓觀眾看到了瑞茜充滿魅力的面向。由於心疼瑞茜的處境,觀眾會期待有人能愛她、保護她,成為她的依靠,而這人便是恆俊。


恆俊是個玩世不恭的建築師,是遊戲情場的浪子,然當他初見瑞茜,就喜歡上她。當情場浪子遇見了他的真命天女,從此便死心蹋地跟隨她、守護著她,即便她和另一個男人結婚了,仍微笑地要她無聊煩悶時記得來找他。當他親眼看到李君實外遇,他是多麼心疼與憐惜這個他所深愛的女子,囑咐她一定要過得開心,就算是一個人也要開心。當瑞茜渾身淋透來到他的住所,說她終於放手而此刻的她很想要被愛時,恆俊憐惜並欣喜地將她深深擁入懷中。瑞茜與恆俊這兩種截然不同的人格特質在如此境況碰在一塊兒所產生的奇妙火花,有趣味、有溫馨,令人感到愉悅,也讓人感動。

瑞茜和恆俊是一對很別出心裁的組合。美麗知性的瑞茜守著初戀十多年,痴情且純情,在自設的情場裡傷了又傷;而帥氣不羈的恆俊,雖是情場老手,幾乎看遍所有女人,卻也是個懂花、惜花的護花使者。當瑞茜將那份恆渝深情轉向恆俊,而恆俊也將其對女人的呵護憐惜一股腦兒全投注給瑞茜時,這對戀人的幸福指數是無可計數的。也因為有帥氣不羈的恆俊來烘托,再加上智秀的個人魅力,使得瑞茜此角更形特殊且具魅力,成為女主當之無愧。

而角色人物的特質和表演者的魅力密不可分,如果編劇要觀眾認同他所創作出的特殊角色,尤其這個角色具有反傳統、離經叛道的形象,抑或內心充滿善惡的衝突與矛盾時,更應該找一個演技好、有魅力的人來詮釋這個角色,如申度英,如非智秀的完美詮釋,這個角色很容易便被毀掉,這是一個好角色加上最佳詮釋者所產生雙乘效果而優質加倍的最佳例子。


而反例是《愛的初戀》裡的李君實和吳琪琇,可以看出編劇很用心地想鋪排這段婚外師生戀,然而這兩個人物先天上的性格特質設計已有問題,再加上兩位詮釋者無論從外 ,乃至整體感覺都不是很好,不論劇中如何以直寫、側寫或烘托的手法來擁護這兩個角色,仍無法引起觀眾的好感,反而造成愈擁護愈讓人反感的情形,不好的角色加上羸弱的詮釋者,理所當然會產生雙乘的反效果。另外,此劇還有一個敗筆便是主線2比1更有魅力,尹瑞茜和黃恆俊,無論角色本身或詮釋者本人其鋒頭與魅力完全壓過主線1,而造成外強中弱,被同情人物反倒置換成女2的奇怪現象。讓人在探討這部戲時易產生困擾,明明是主角卻不像主角(男1女1),但他們的確就是。

如果這部戲明裡暗裡皆把尹瑞茜扶正,讓她這條線成為主軸,其效果一定會更好,她自身的心理轉變以及她和恆俊的發展才是觀眾注目的焦點。並再次驗證,編劇在創作時,一定要站在觀眾的立場來設計情節與人物,要知道觀眾期待什麼,什麼樣的劇情會讓觀眾產生什麼樣的情緒與情感,除了要有好的主題,更重要的應該要好好琢磨與刻畫劇中人物的性格特質以及相關情節。如違反常情,又沒有高超的編寫技巧,只會產生反效果。

進一步思索,人物的人格特質如果非觀眾所能接受,那麼就算給予再淒涼的身世以及無可奈何的遭遇都沒用,因為觀眾已被不滿意的情緒所佔滿,心裡已無更多的空間去體會其餘必要或充分的條件,而編劇所要傳達的理念或哲思便胎死腹中,所欲傳達之物,還沒到岸邊,便已被大浪襲捲地無影無蹤,如李君實與吳琪琇。


而以《說不出的愛》裡的江范壽與金仁華(智秀飾)來做比較,更可清楚地看到這點。嚴格來說,仁華對於秀琳(范壽的未婚妻)而言,亦是第三者,然而觀眾卻極度希望仁華和范壽這對有情人能終成眷屬。

仁華是個聾啞女孩,她善良純真、無欲無求,安貧守分地待在小漁村裡度過她那沒有期盼與色彩的人生,而命運並不因此而放過她,相依為命的父親因過度思念為家計出深海捕珍珠而喪命的母親,終日以酒精來麻痺自己,最終亦命喪大海,而唯一的哥哥又被警方追緝,然命運也藉此讓兩人交會。江范壽是個有正義感、年輕熱血的刑事組組長,因逮捕金仁宇而與仁華相識,始因憐惜,繼而被仁華溫柔可人的氣質所吸引而深深愛著她。觀眾打從心底希望范壽能夠保護仁華而且照顧她一生,因為行事正直、有勇無懼且柔情的范壽能充分給予仁華安全感,成為她的依靠;然而卻也因范壽而為仁華帶來了巨大的痛苦,甚至被迫走上絕路。兩人的阻力包含:范壽的母親、未婚妻,以及仁華的哥哥。

仁華和范壽的性格特質是觀眾所喜愛與接受的,再加上家境、遭遇的充分條件,讓觀眾希望仁華能被疼愛、能找到幸福,而范壽是劇中唯一能帶給仁華幸福的人,因此觀眾希望他們能夠衝破一切阻礙廝守終生。仁華與范壽的愛讓人感到心痛與窩心,心痛是因為相愛的兩人卻歷經重重阻礙,甚至被迫分離;而窩心是因為兩人在一起與重逢時的甜蜜與溫馨。反觀李君實那婚外師生戀,那高唱愛情勝於一切而不顧是否傷害他人的論調首先便讓人感到相當不快與反感。雖然都在述說愛,卻讓人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原因在於人物本身的人格特質和所思所為是否有說服力。

[ 本帖最后由 _湖_ 于 2011-9-28 19:04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